<acronym id="kamwh"></acronym>
  • <samp id="kamwh"><sup id="kamwh"><strike id="kamwh"></strike></sup></samp>
    1. <span id="kamwh"><sup id="kamwh"><nav id="kamwh"></nav></sup></span>
    2. <acronym id="kamwh"></acronym>

      故事一

      王震將軍送奶牛

      晨光乳業作為一個有自身奶源的乳制品企業,現如今有自建五大牧場——新陂頭、圳美、北山、博羅、龍門牧場,風景優美、環境宜人,為15000頭奶牛提供了五星級成長環境,保證了奶源的好品質。可說起農場的起步,還是源于當年王震將軍送來的5頭奶牛。

      王震將軍的一生極富傳奇色彩,他一身戎裝加一支槍桿為開辟新中國做出的貢獻眾所周知,但你可知他還是新中國奶業的開拓者。今天的牛奶是家家戶戶最尋常不過的營養食品,然而在上世紀五六十年代,我國牛奶的供應十分緊張,小孩、老人、高級知識分子都要憑票限量供應,同時牛奶還是為國家換取外匯的重要商品。在這樣的情況下,王震將軍接下了發展我國奶業的擔子,開始大力發展奶牛養殖業,所以當年地處深圳寶安郊區的方圓幾十公里的幾個荒蕪村落就成了光明農場的最初興建地。

      1973年,時任國家農墾部長的王震將軍為光明農場送來了五頭奶牛,意在建成農場后要把這五頭奶牛變成五百頭、五千頭甚至更多,生產牛奶專門出口香港,為國家創造外匯。從此就有了“王震將軍送奶牛”的故事。

      時至今日,當年的五頭奶牛早已實現了它們的價值,它們的后代加上之后從荷蘭和新西蘭等國家引進的良種奶牛產出的牛奶銷售到香港,很快占領了當地70%的市場,晨光乳業的牛奶受到了深港兩地消費者的一致好評,晨光乳業的牌子也漸漸在深港兩地打響了名氣。

      經過風雨幾十載的深耕發展,晨光不負使命,成為珠三角知名乳品企業之一,生產品質奶,讓消費者喝上放心奶。

       

       

      故事二

      知青故事

      上個世紀60年代初,在毛主席的號召下,全國掀起了聲勢浩大的“上山下鄉”運動。當時還是屬廣州軍區管轄的光明農場,便成了廣州知青夢寐以求的地方。1962年初秋,廣州數百名中學畢業生,收拾行囊,告別親友,滿懷憧憬地踏上了他們的下鄉之旅。當天下午他們到達光明農場場部,之后按部隊編制被編為三個學生中隊,隨即被送往組建不久的東周和新圍。

      但現實遠沒有知青們想象中那樣美好,面對那漫山遍野的蒿草,扛起鋤頭挖比鐵板還硬的荒土時,原有的幾分浪漫即刻被現實的嚴峻一掃而光。在以后的日子里,這些知青每天跟在東方紅拖拉機后面梳理被開墾的荒地,種上甘蔗、地瓜、菠蘿、香芋、山毛豆等作物。開荒、播種、耕作、收成,年復一年過去了,知青們也慢慢從不知道如何用鐮刀鋤頭到自己可以打磚蓋房,從害怕小小的螞蚱到從容應對山間地頭的蟒蛇野獸,他們用雙手將一片片不毛之地開墾成綠油油的甘蔗林,用汗水把干裂的土地澆灌成了肥沃的良田,用心血把雜草叢生的荒山變成了高產的花生田。日曬雨淋的艱辛勞動,不僅鍛煉了他們的體魄和膽量,也讓他們從脆弱走向堅強,從彷徨走向堅毅,從幼稚走向了成熟。

      此后的1963年、1965年和1966年,一批又一批的廣州和潮汕知青先后來到光明農場,到了文革后期的2780972769902331729.jpg1973到1977年,又涌入一大批廣州知青,知青人數達到兩三千人,占了那時農場勞動力的三分之一以上。

      到了1980年,大部分知青按有關政策陸續返回廣州,但是還有一部分知青留了下來。幾十年過去了,這些留場的知青,大多數已經退休,過著幸福的晚年。如今住在場部西區的留場女知青郭燕文,是1966年與一百多名知青一起來到農場的。今日的郭燕文說:“時至今日,我一直相信我當時的選擇不是錯誤的,我非但不后悔,反倒有幾分慶幸……雖然無情的歲月抹去了我們的青春,但艱難也磨練了我們的意志,使我們日臻成熟。”

       

       

      故事三

      歸僑文化

      在深圳的西北一隅,生活著一個特殊的人群。他們有別于慕特區之名趕來尋找機會的“來深建設者”。他們也有別于深圳原住民,盡管他們在深圳還沒設立特區之前就已經來到這里。他們來深圳之路最為坎坷、甚至冒著生命危險。他們來自越南,在1978年越南排華時輾轉回歸祖國。當時有28萬華人華僑從越南歸國,深圳的光明農場就接納了其中的4300余人,自此有了光明農場的歸僑文化。

      說起光明農場的歸僑文化,就會讓人想起35年前那條越南僑胞們走過的灑滿血與淚的歸國路。因為當時中越關系惡化,一度進入交戰預備狀態,一大批生活在越南的僑胞受到了越南軍方的驅逐,被迫紛紛從陸地和海上返回祖國,路途的艱辛大概只有他們清楚。

      從那些經歷過這場遷移的歸僑口中,我們依稀可以感受到那時的他們是怎么拖家帶口拎著大包小包,一路顛簸經歷了生離與死別才踏上了久別的祖國大地。一路上有新生命的誕生,也有生命的驟然離開,有的人乘坐的船遭到了越南船只撞擊損毀沉沒,有的則遭遇海盜,能躲過這場劫難的便在祖國大陸開始了他們的新生活。從1978年9月到1979年6月,光明農場一共接收了834戶、4300名越南歸僑,而當時光明的原住民只有2000人,歸僑們分6批抵達這里。

      歸僑們剛到農場時,住的是當年廣州知青的房子以及當地人騰出的一些住所,隨后青壯年勞動力有了工作,孩子們被送進了學校,光明農場也因歸僑們的到來而被改名為光明華僑畜牧場。這種被認同的感覺令歸僑們安下心來,他們在這里種植水稻、甘蔗等作物,種植象草、包菜、胡蘿卜以喂養奶牛,組建了十幾個生產隊,在這里繁衍生息。

      時至今日,據不完全統計目前光明新區越南僑眷僑屬人數已經有八九千人,歸僑文化也成了光明旅游的一大亮點。

       

      你懂的影院